Dec 30

相信各位知道的。
假如我跑去日本,然後遊記裡面有一大段空白的話,那就是有東西。(那種事誰在意啊!)
這次為什麼只有三天兩夜?
為什麼在每個人的勸阻(?)之下仍然執意跑去日本?
又為什麼三天兩夜都待在池袋?

答案就是這個。

這是Cinema Sunshine的看板,左邊算來第二張。我的目的。我之所以急行軍飛日本的理由。
 
中譯名稱為『蒼穹之戰神』的這部動畫,已經有十年以上歷史。
十年前推出時,TV版動畫26話。後來推出TV版特番1話『Right of Left』。
TV版結束之後,在全體觀眾的哀號發怒尖叫敲碗(?)當中,前年推出了劇場版『Heaven and Earth』。
然後,它的續篇『Exodus』終於,終於,終於要上映了(好像是從前年就講到現在的,是不是啊,是不是啊?啊?
 
2014年12月27日。特別放映會。一次兩話。
 
Exodus在聖經裡,是「出埃及記」。
第一話的一開始,就先把「外面的世界」展現給我們看。
 
「我……我……我竟然攻擊自己的同伴……」
 
是一群人類軍的士兵,駕駛著Fafner,面對大群的Festum,從一開始意氣昂揚的戰鬥,隨著同伴一個一個被同化,互相殘殺,在鮮血跟硝煙中一個一個倒下,到最後,有人被強制性地啟動Fenrir,帶著敵人爆炸;有人在戰鬥和奔逃當中,被人類軍投下的核彈所犧牲。
 
「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戰?」
 
從焦黑的戰場上殘存下來的這一小群人,帶著一個「希望」,踏上了「希望」的所在地。他們稱為D-Island,我們稱為龍宮島的這個地方。
 
島上,那群我們曾經很熟悉的孩子們,已不再是孩子了。
真矢開始學飛行,卡農加入技師的行列,掌管醫務室的人從千鶴醫師換成了劍司,咲良站在體育場上吆喝著學弟妹往前跑。
變動的是一騎,他又回復成當年那個不穿制服的他,只是,這次他是不被允許上駕駛座。
而總士的固定座位還是我們所記得的地點,他仍然站在真壁司令的後方,仍然坐在系統裡陪著廣登、芹、里奈、暉,還有即將投入戰鬥的孩子們。
所不同的是,這次的氣氛已經不一樣了。當暉的左手被切斷,鏡頭清清楚楚的告訴我們什麼叫做Flash Back。以前是秘密的事情,現在已經不是了。
但是,根據經驗,假如一個場景、一個段落,越是有趣,越是引人會心一笑,
後面跟著的,就一定是很痛,很可怕,令人心驚膽跳的場景:
人類軍的殘存者帶著「希望」,後頭跟隨著Festum來到這個島。
總士在戰鬥中,一度拒絕了來自Sein與Nicht的要求。
 
「拒絕連結。我不讓你們干涉大家。」
 
但這還能拒絕多久呢?
卡農阻止一騎向Sein伸出手,她說Sein渴望汲取搭乘者的生命。
人類軍望著一騎的眼神,就像看到傳說中的英雄或救世主。
 
「我們最後的時間開始了。」

很奇怪的,當我現在去回想,儘管我知道這會是一場走向終結的戰鬥,知道很多我不希望他們死的人將會死,有很多人的離開會在意料當中,但是,我竟一點也不感到絕望。
大概是因為,故事已經告訴我們說,我們將有未來,我們將可以看到承繼之人出現,其實只不過是把棒子交出去,離開這個戰場而已。暗夜航路的盡頭會有光。
 

「我的名字是皆城總士。當你們聽到這段紀錄時,我應該已經不在了吧。」
我還能說什麼呢?
這應該是在跟我說,我最終還是要送他們走的吧。雖然到時候應該不會有遺憾。
 
 
 
哎,跟第1第2話比起來,各位知道什麼東西最殘酷嗎?
是這個啊!
轉蛋機!
只有4台。一共有7個角色。每個人都瘋狂的轉。
給大家看一下戰利品……
 

我跟朋友兩個人總共轉了大概十五個左右,只出了兩個一騎,一個總士,親愛的上司啊,我們到底哪裡惹你們啦?

No comments



(optional field)
(optional field)
為了防止機器人亂留言設的簡單密碼。答案就寫在首頁上。首頁的連結在頁面的最下方有。
Remember personal info?
Small print: All html tags except <b> and <i> will be removed from your comment. You can make links by just typing the url or mail-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