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5

17-3:「聽見」

 瞬間湧入好多好多的聲音,乍聽似乎有幾百種,混成一片,刺耳得令人頭疼。艾斯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差點想要捂住耳朵,總算在最後一秒阻止了這個衝動。他思考著為什麼會有這些聲音,仔細一聽,才從那大片大片的噪音當中分辨出不同的音質。有東西燃燒的聲音、爆炸聲、撞擊聲、玻璃或者什麼東西碎裂的尖銳聲響,還有人聲。艾斯又花了些許時間,才歸納出字句:

 ──好痛!好熱!

 ──火!火啊!誰,誰快來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媽媽!媽媽!

 ──血,血,我在流血,止不住……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還在屋子裡!不要!不要!

 〈這是……〉

 答案自然而然降落在腦海當中。

 是了。《定錨》的作業方式是利用聲音跟語言的訊號直接干涉別的樣本的意識,因此,現在聽見的聲音,是存在於洛意識中的東西,是他的一部份,他的心聲,他的記憶。

 〈這是……〉艾斯側耳傾聽那些在聽覺當中擴散開來的哭喊、呻吟、哀嚎、求救:〈該不會是在「大災難」的現場……?〉

 他跟洛本應共有的二十五年人生當中,有大約六年時間是完全空白的,起點就是這場發生於他們的家鄉、造成七位數以上死者、萬人以上傷者的「大災難」。艾斯從未親眼得見災難發生的慘況,他只見到家園的廢墟跟無數蓋上白布的遺體;而他現在突然懂了,他聽見的,正是親眼目睹那場慘況的洛實實在在的回憶。

 洛顯然始終默默地觀望這一切,因為艾斯不管怎麼聽,都辨別不出他的聲音。

 噪音慢慢淡出,但人聲構成的尖叫還在,這次有些模糊,似乎是隔著什麼東西傳進聽覺當中的。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那是什麼……什麼?怪物!怪物!快來人啊!有怪物!牠們、牠們會吃了我!

 ──不要,不要打針,求求你們,不要……嗚、嗚啊啊……

 連番不斷的哀求跟慘呼,男女老幼的音質都有,但最清晰的還是艾斯已經聽習慣的聲音。秦金的聲音。

 ──孩子,你知道嗎?你真的非常非常優秀。在你之前的那些人,沒有一個在手術跟調整中活下來,他們不是休克,就是發瘋死掉,只有你度過重重難關。你放心,我們會從其他人身上記取教訓,一定會讓你變得很特別。你將會非常、非常特別……

 〈特別?〉

 這個聲音來得非常非常突然。艾斯細想了半秒,才發覺那是洛的聲音,不是他現在所擁有的悅耳男低音,而是帶點稚嫩感的、十四歲少年的嗓音。

 〈洛?〉

 〈特別?我嗎?我究竟哪裡特別?我到底什麼地方優秀?〉

 洛沒有回應艾斯的叫喚,顯然那是他的敘述,是他對記憶中的景象自言自語。

 〈隔壁房間的叔叔,今天早上被人抬出去了。對間的小妹妹哭了一整夜,到今早就沒了聲音。那個整夜搥牆壁的人是誰?被研究員帶出去時還在掐自己脖子的人又是誰?他們說樣本三號會產生精神耗弱,四號在投下鎮定劑的時候血壓會明顯下降,說不要再在九號身上犯同樣的錯誤……現在我血管裡流的究竟是什麼?淺藍色的藥水……沒見過的藥,那究竟是什麼東西?我會怎麼樣?頭好痛,好想……睡……〉

 〈洛!〉

 沒有理會艾斯的叫喊,那聲音慢慢微弱下去,換成稍微成熟一些的音質。

 〈那是……什麼?光點?點和線……為什麼我會看見這些?文字?影像?這些究竟是什麼,為什麼會自動跑到我面前來呢?為什麼……它們好像是活的,會跳來跳去,會變大變小?〉

 ──這是訊息傳送的不安定現象,樣本十號也會。我們來調整。

 ──注意一下,上次用的那個程式要調整內部數據,十號一輸進去就口吐白沫。九號不可以再這樣。

 〈十號?誰……我好像不認得……為什麼閉上眼睛的時候眼前一片都是紅的?好可怕的紅色,一直、一直,壓過來……好多的,光,好刺眼……〉

 ──九號!

 ──快!準備電擊!他的心跳跟血壓在下降!全部人都過來!

 〈樣本九號……〉

 艾斯知道,在被打上《潛流》一號這個型號之前,洛的樣本編號是九號,一如艾斯自己身為樣本編號九十七號一般。那些雜沓的人聲,想來應該是在他成為《潛流》一號以前的事,是他在調整的過程中,研究員們忙亂的交談。艾斯自己也經歷過那般景象,身軀被固定在調整座椅上,接了管線,不能活動,清醒的時候只能看著別人對自己動手動腳,但要是被處方了鎮靜劑,就連別人對自己做了什麼事情都渾然不知。他已經是個二十五歲的成年人,尚且會對此感到不安,更何況洛?他那時候還只是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卻已不知在鬼門關前轉了多少圈……

 〈艾斯……〉

 在思考當中陡然間聽到自己的名字,艾斯嚇了一跳,急匆匆地還準備要回應,卻很快就發現那句話還是洛的自言自語,不過,內容卻跟他有關。他聽得懂洛所敘述的回憶。

 〈還活著。長大了。比我還要高了……還是跟以前一樣很受歡迎的樣子,學校裡的成績不管是學科還是術科都努力維持在前五名以內。啊,對了……應該是為了公費跟獎學金的關係,他爺爺年紀也大了,靠社會救助金,應該付不起學費。好厲害啊,真不愧是艾斯,伯父伯母以前說他只要想做什麼就一定辦得到,果然是這樣……〉

 對了。艾斯知道這段記憶是什麼。是長長一大段的空白中間短暫的中場休息。距離現在大約五年前,他們在改建完成的家鄉短暫見過兩次面。當時已經成為《潛流》一號的洛,因為那為時不過幾分鐘的會面而挑起興趣,回頭去「看」艾斯學生時代的紀錄。這件事,他有親口向艾斯坦白過。不過艾斯確信,他現在所聽見的,應該是洛五年前留下的記憶,是他在清醒時從沒對艾斯詳談過的想法。

 〈他不記得我了。恐怕他認為我已經死了吧?父親、母親、親戚、師長、朋友,全部都死了,對他來講,我也是其中之一吧?〉

 〈不是的,洛,不是的!〉

 艾斯反射性地喊回去,但反映回來的仍然是乾乾的低語。

 〈為什麼不呢?看,我變成這個樣子……就像個怪物一樣,被人稱為無所不知的怪物,想要跟正常人一樣生活卻無法如願的怪物……〉

 〈誰說你是怪物了?我們有任何人這樣說過嗎?〉

 艾斯實在無法繼續聽下去,就算洛不會回話,他也遏止不住字句衝出口。

 〈你這麼努力在學習怎麼跟《潛流》共存,即便被人取笑說心太軟也全力以赴去幫助別人,每一件交到你手上的工作,你從來沒有不吝惜投入所有力量去做的,就算被我罵也沒有改變過,不是嗎?這是怪物會做的事情嗎?伊風學長在取笑你的同時叫我看好你不要讓你出事,迪兒、蘭瑟、悌思尊敬你,原因並不是出在你無所不知!你究竟有沒有在聽?洛──聽我說話!假如你聽見了,就回答我!〉

 〈艾斯……〉

 這次反射回來的還是喃喃自語,那個聲音好低好低,似乎是發自於很遠很遠的地方。

 〈我只會惹你生氣。我跟你在一起三年來,不知道讓你發了多少次脾氣。你說得對,我真的不懂。我不懂為什麼……為什麼我只會讓你難過、只會讓你生氣、只會讓你做出違反你處事原則的事情,可是,可是,我還是放不了手,明明知道的,跟自己說過的,我不能綁著你不放,應該要放你走,我不能再拖累你了,如果沒有我的話,你應該可以活得更開心的,但是,為什麼,我還是……對不起,艾斯,我真的……真的……〉

 『我很抱歉』。

 艾斯想起凜雙唸給他聽過的,洛在倒下去之前,最後留給他的文字訊息內容。

 原來是從這兒來的。

 洛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越來越遠,彷彿正在慢慢淡出收尾的歌曲。

 ──不行!

 艾斯只想得到一種解決方式。一種回答方法。幾乎可說是孤注一擲的回應內容。

 〈我不接受!〉

 這次回應來了,不再像是自言自語,真的是洛對他的聲音的回應。一聲聽起來很像卡在喉嚨當中的、充滿驚愕的濁音。

 這個聲音給了他希望。

 洛還在傾聽。他聽得見。就像凜雙所說的,因為洛真的很在意很在意,所以即使是在那麼龐大的記憶漩渦當中,他也還是聽見了艾斯的聲音。

 不要放棄。

 他幾乎是使盡了所有的力氣,用沒有實際喊出來的聲音大吼:〈我不要這種道歉!你想跟我說什麼,就回到現實來!我要聽你用你自己的聲音直接跟我說!〉

No comments



(optional field)
(optional field)
為了防止機器人亂留言設的簡單密碼。答案就寫在首頁上。首頁的連結在頁面的最下方有。
Remember personal info?
Small print: All html tags except <b> and <i> will be removed from your comment. You can make links by just typing the url or mail-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