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08

17-2:「我非成功不可」

 「蘭瑟,我又欠你一個人情了。」

 「學長放心,我們一定加倍跟你討回來的。」

 遭到襲擊的時候,蘭瑟把他自己一個人鎖在另外一間房間裡,跟朵倫一起短暫侵入旅店的管理主機,只做了兩件事,一個是將電梯從固定停在十六樓的狀態解除,讓它下降,改為固定在一樓;另外一件事,是向TLS不夜城辦事處及不夜城的市警官隊通報。

 從不夜城基地飛車趕來的艾斯與日豔速度還比不夜城市警官隊早,時間差了大約一分半鐘。他們抵達時,電梯已經放好在那裡等著。市警官隊跟著艾斯和日豔一塊上樓,他們拘捕入侵者的時候,艾斯一眼看到屋內房間門是開的,不等任何人出聲警告就飛奔進去,把六號趕出來。不夜城市警官隊將六號與兩個外部工作人員以破壞、傷害的罪名上銬帶走,悌思、蘭瑟則跟日豔共用一個急救箱,替跟人扭打搞到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伊風,與被割了兩道刀傷的迪兒緊急護理。

 TLS不夜城辦事處則派了兩個職員來,協助伊風、悌思、蘭瑟、迪兒、艾斯與日豔跟不夜城市警官隊做筆錄,大家不約而同地以搶劫案處理,至於是什麼東西被搶,所有人一概模糊其詞,絕口不提關在房間裡的被搶劫目標。

 另外,迪兒、蘭瑟跟洛原本使用的七號房經過一番打鬥,變得亂七八糟,也必須整理。旅店另外替他們安排房間,原本預定要給伊風和悌思使用、位於同一層樓的十二號房則已經空出來。大夥把筆錄等等的雜事做完,送走市警官隊跟TLS的職員,然後將洛移到已經整理好的房間去,接著,悌思跟蘭瑟率先對情勢變化產生反應,異口同聲地轉向不聲不響混進他們中間有好一陣子的陌生人:「你是誰?」

 「啊,抱歉,還沒自我介紹。我是日豔,不夜城基地的研究員。」

 眾人一聽到日豔自報身分,立刻不約而同地向艾斯拋去譴責的目光。黑髮青年搖搖頭:「我認為這個人是可以信任的。沒有他的話,我現在就不會在這裡。」

 「哦?」

 「艾斯在基地裡的時候,是我負責照顧他。若是說起關於樣本的知識,我可是很充分的喔!」日豔挺起胸膛,一副自信十足的模樣:「作為證明,可以讓我看看《潛流》一號嗎?」

 「我們怎麼覺得你這是別有居心……」

 姑且不論日豔的動機是什麼,在洛始終昏睡不醒的情形下,他們也沒有別的選擇。日豔手邊沒有基地裡所使用的設備,只能將就著以最原始的方法測量洛的脈搏、血壓、體溫,結果通通不好看。

 「體溫攝氏三十度、脈搏每分鐘五十下,血壓七十至四十毫米汞柱,都遠比正常人應該要有的數值低。」

 眾人聚集在權充病房的旅店房間裡聽檢查結果,但日豔報出的基本檢查數據令所有人的臉上罩上一層陰影。做檢查的日豔本人也皺著眉頭:「我聽艾斯說過,他的平均體溫本來就偏低,表示他的身體機能跟一般人有出入,要是平常人的話,這種數字已經有生命危險了,我想對他而言應該勉強算是及格的範圍,但不管怎麼說,剛剛他才被毆打了一番,而且在他沒有恢復意識的狀況下,很難判別身體真正的受損情形,我覺得最好是送到有足夠設備的醫院去徹底檢查一下,要是有內出血或者影響腦部,那就很危險了。」

 伊風、悌思、蘭瑟、迪兒聽到這句話,互望了一眼,壓低了聲音開始討論:

 「就近的話,或許在不夜城的醫院比較適當。」

 「不過對不夜城的醫院很難解釋他的情形,而且也不那麼能信任。」

 「學長的意思是要送回總會去嗎?」

 「但是,從這裡到首都,就算是用最快的長途電車也要兩個小時多一點,而且他是昏迷不醒的病患,可以移動嗎?」

 四人的討論被第五個聲音從中截斷,聲音的來源是艾斯。

 「是要送到醫院還是回總會的醫務室,那個通通可以再說;但是我認為應該要以使他恢復意識為最優先。」

 「你倒講得簡單!」

 蘭瑟、迪兒、伊風、悌思、日豔五個人的反駁講得異口同聲,日豔的眉頭皺得比剛才更緊,完全是研究者保護研究對象,或者更直白一點,很像醫護人員保護病人的那種架式:「你不看看他現在是什麼樣子?安在腦子裡的機械體在廣義的說法上也是一種電腦,就是因為這樣,樣本才會受到電腦病毒影響。他可不是普通的《剝離》症狀,而是被大量的病毒攻擊!先不論這種情形到底能不能算作感染,我們實驗了半年你都無法把五號叫起來,現在既沒有足夠的資源也沒有設備,我是要怎麼幫你對訊號?」

 「不用。」

 艾斯簡潔至極的回答令日豔瞠目結舌。黑髮青年打個手勢,要坐在洛病床邊的日豔讓開:「我辦得到。我要用外部裝置直接連線進去。」

 日豔瞪圓了眼睛:「你說什麼?外部輔助裝置的直接連線?這件事我們都不敢做,你竟然要嘗試?」

 「你們不敢做,不代表我不敢。我已經成功過一次了。」

 「跟誰?什麼時候?」

 「幾個小時以前,就我跟凜雙。」

 「啊?誰?你跟誰?」

 日豔吊起眼睛滿臉狐疑,艾斯皺了一下眉頭:「我忘記跟你講了。凜雙是五號的本名。」

 他簡單解釋了一下他去見凜雙的經過,以及他跟凜雙交談的內容。日豔聽得頭髮都像要倒豎起來:「啥?你們……你們兩個竟然瞞著五組跟我們交換那麼多意見!而且你明明就可以跟五號溝通,竟然一個字也不跟我們或是五組說!那我們努力了這麼久,結果到底算是成功或失敗?我都快搞不清楚了!」

 艾斯搖搖頭:「在你們看起來應該算是失敗吧?因為她不想回來。」

 「不想回來!?」

 「對。」

 「這,這下子我真的搞不懂了……」

 艾斯望望雙手在頭上亂抓的日豔,表情卻是意外的冷靜:「是嗎?我倒是完全可以理解。凜雙告訴我說,五組跟總所長對她有所求,但那並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實驗結果對你們來說是失敗,但她就是想要那樣,她自己說的,她不想回來!但是……」

 他說著瞥了病床一眼:「同樣都是昏睡狀態,兩者差別其實很大!凜雙的自主意識完全屬於她一個人,只是把意識留在網路深處不想回來而已,但洛不一樣!我見過他連結,我知道他一旦《剝離》症狀發作,整個視野就亂成一團,各式各樣的訊息充斥視野,越排越多,他自己根本控制不了,這是你們口中『優秀的能力』所帶來的後果!他現在就是這個情況,七萬多筆附隨著病毒的訊息會把他的自主意識割成碎片,所以這件事絕對不能等,我非把他拉回來不可!日豔,讓開,這是我的工作!」

 他幾乎就要動手把日豔推到一旁了,但後者仍然連連搖頭:「不行,我不贊成,還是太危險了!五號是安定的,那還沒有關係,但一號?你連他現在的訊號狀況都不曉得,就要直接連線?一個不小心,連你的自主意識都會受到影響的!」

 「受到影響?那又怎樣?」艾斯的目光正面迎上日豔的視線:「我熬過了手術、撐過了半年的調整,還有那麼多次實驗,就是為了他,現在他動也不動地躺在那裡,不是我去喊他,那還要誰去?我現在不去,要什麼時候去?」

 「你……」

 「讓開。」

 艾斯第三次的要求異常堅決、不容抵抗,日豔只得乖乖聽命,讓出空間。艾斯在洛枕邊坐下,抱起他的上半身。

 ──好瘦。他原本就不是壯碩的體型,但是最後分離之前,也沒有這麼細,沒有瘦得好像只剩下皮跟骨頭。

 在驚濤駭浪般的這兩日之前,離他最近的時候,兩人中間也有好幾步的距離。一把這副身軀擁入懷裡,才覺得自己身體裡好像有一塊拼圖落到了它應該在的位置。

 ──等我。我現在就去找你……

 他讓洛的頭靠上自己的肩,撥開金黃色的髮絲,現出右耳。扣在上頭的耳環是黑色的。

 「洛。」

 略略垂下頭,讓自己左耳上的耳飾抵住他的耳環,閉上眼睛,把所有的意識都集中在聽覺上面。

 〈洛──……〉

Archive 3:Verte(17-1)

No comments



(optional field)
(optional field)
為了防止機器人亂留言設的簡單密碼。答案就寫在首頁上。首頁的連結在頁面的最下方有。
Remember personal info?
Small print: All html tags except <b> and <i> will be removed from your comment. You can make links by just typing the url or mail-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