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01

17-1:《潛流》六號

 終於見面了。

 一號,我們終於見面了。

 不能聽到你的聲音或者看到你哀號求饒的臉滿可惜的,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少年想過要直接把手上的小刀戳進那個人的胸口。

 但是這樣一來好像又太便宜他了,對於那個搶走每個人注意力的人──

 他改變主意,將刀收回口袋,伸手把一號每隔幾秒就不規則地顫抖幾下的身軀拖到地上,順勢在他側腹踢了一腳。

 「嗚……嗚嗚、呃……」

 斷斷續續傳來的呻吟讓少年的嘴大大咧開。

 「對了、對了,就是這樣!」

 平生沒有這麼開心過,他又踢了一腳,這回力道重些,讓對方翻了半個身。再一腳,這回命中胸口。

 「嗚、呃……呃啊啊……」

 他把球鞋的鞋底踩在那張白皙得毫無血色的臉上,留下一個明顯的污漬,再踩、再踩,徹底享受鞋底下的觸感跟快感。

 笑聲迴盪在整間小房間裡,高亢得蓋過了其他的聲音。

 「就是這樣!這樣!你活該這樣!」

 細瘦的人體在他的踐踏底下毫無抵抗之力,甚至連眼睛都不睜開。少年又踢一腳,將一號踢成仰面朝天的姿勢,居高臨下俯視那張滿是塵土與鞋印的臉。

 「大家都說你長得漂亮。我就來讓你變得更漂亮吧,加點裝飾,如何?」

 他又從口袋裡掏出小刀,上頭還染著血跡的銀色刀尖慢慢逼近毫無反應的臉孔。

 「我很擅長畫圖的,尤其喜歡畫花。我就畫朵花送給你吧,在你臉上……」

 鋒利的刀刃貼上慘白的皮膚,

 距離握著刀的那隻臂膀被凌空抓起,中間只差了三十分之一秒。

 「你!」

 手臂被在半空中反折、手腕失去力氣,小刀「叮」一聲落在地上;身體騰空而起,被一把甩開、飛出臥室,背脊撞在起居間的牆上,痛得右眼淚水直流。

 「……誰……!」

 六號勉強抬起頭,才看清面前站著他很熟悉的身形,左頰已感到鈍重的撞擊,身體不由自主地向一邊歪倒,他從未聽過的咆哮由頭頂上如瀑布般當頭沖下:

 「慕寧!你搞什麼!你竟敢傷害他們?你竟敢傷害他?!」

 少年的眼睛頓時瞪得老大,得意的笑容瞬間褪得乾乾淨淨,變成了一個驚慌失措的小孩。他摸到有個靠墊掉在旁邊,隨手一抓就丟出去,被艾斯在半空中一把攔截;又摸到檯燈立在旁邊,一把扯過來就對著艾斯亂揮,艾斯往旁邊閃,少年立刻連滾帶爬地往反方向逃,鑽到長椅子背後。

 「你怎麼會知道這裡?怎麼會曉得他變成這個樣子?你做了什麼好事?給我老實說出來!」

 那個聲音震得少年的頭皮隱隱發麻。雖然語句內容都是問句,但少年聽得出他那三個問句,沒有一個是問題。

 ──被他知道了!

 六號之前從來沒想過自己傳病毒出去這件事要是給別人知道會有什麼後果。一隻兩隻,十幾隻,直到累計四十隻的那個階段,都沒有出現什麼問題,心想六組就算發現大概也只當作是一般的惡作劇處理掉了,從一號偶爾回傳的訊息當中也看不到任何他有把這件事以明示或暗示告訴《定錨》的蛛絲馬跡,事實上,一號對於那些病毒根本是不予理會,因此,六號一直都覺得自己很安全。

 結果呢?

 防護組跟六組氣得跳腳。

 秦金總所長沒有罵人,但是六號從他的表情中看得出他也對這件事頗為不滿。

 這些六號都無所謂,但是──但是《定錨》卻不一樣,他從來沒看過《定錨》這麼生氣,平常那副溫柔的模樣全不見了。

 「是你對不對!你只要看著我就能知道我跟誰聯絡,也知道管道在哪裡,所以你就冒我的名字丟東西給他,是不是這樣?是不是?」

 兩個人繞著長椅子兜了兩圈半,六號能抓到丟出去的東西都丟了,還是擋不住艾斯,他鑽到桌子底下想找還有沒有藏身的地方,鑽得太急,頭撞上桌子底部,痛得驚跳一下。就這個空檔,整個人已經被拖出有家具隱蔽的範圍,艾斯一把提起他的衣領,逼得三隻眼睛正面相對,六號明顯地瑟縮了一下,正前方距離頂多三十公分,那雙綠眼睛非常亮、異常憤怒,好像有火在裡面燒。

 「七萬兩千隻病毒!」艾斯的聲音令六號感到渾身發冷:「他到底哪裡惹你!他甚至不認識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對他!」

 「……你說什麼?什麼叫做他沒有惹我?」

 赤色的眼睛倏然睜大。

 「他惹我惹得可大了!光是這個世界上有他存在這件事,我就不高興!」

 少年掙扎著發出聲音,雙手在身側屈成了爪。

 ──結果,到最後,最後的最後,你的眼睛都不是向著我。

 你照顧我的小動作,或者是關心五號的舉動,通通都只為了同一個目的──

 屈辱、羞憤、滿是惡意的音色交織混成六號尖厲的吼叫:「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叫五號怎樣都叫不起來,其實不是五號的問題,是你的問題對吧!因為你不管是透過她,還是透過我,心裡想的都還是一號,永遠都是一號、一號、一號!他到底哪裡好?他不是對你不好嗎!不是不聽你的話嗎!你不是不要他嗎!那你為什麼回來找他?為什麼要阻止我!」

 他抬起手,啪一聲,在黑髮青年右頰上摔了一個清脆的耳光。

 「我那麼喜歡你,你為什麼從來就不肯看我一眼?為什麼?為什麼?!」

 「慕寧!」

 「不准那樣叫我!」

 不曉得哪來的力氣,少年舉起手扼住艾斯揪著他領口的臂膀,力道大得在上頭留下指印。艾斯鬆開了手,少年往後跌坐在地上。他拖著痛得好像在吱吱作響的關節爬起身,艾斯往前一步,六號把他伸出的手打掉。

 「我不要那個名字!我是《潛流》六號!」

 他使盡渾身力氣把艾斯撞得退開一步,轉身飛奔向門口,撞上一大群穿著黑色制服的人。

No comments



(optional field)
(optional field)
為了防止機器人亂留言設的簡單密碼。答案就寫在首頁上。首頁的連結在頁面的最下方有。
Remember personal info?
Small print: All html tags except <b> and <i> will be removed from your comment. You can make links by just typing the url or mail-address.